24小時熱線電話:

電話:
手 機:
聯系人:
Q Q:
E-mail:
地址:濟南市山城區鐵西路16號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新聞資訊

吳德聽說英國大廈倒塌后,他對自己說:唐山不存在

發布時間:2019-04-08  所屬欄目:新聞資訊

     核心提示:陳希連遞給我一張紙,讓我畫一幅唐山的素描。吳德走上來問:開灤總務局的英國大樓在哪里我指了指照片說:在這里。它倒塌了……吳德嘆了口氣。他是唐山市委書記,他知道英國人建造的舊建筑很堅固,墻有一米厚。吳德說:……唐山不存在,唐山不存在……
    
     在描述這場巨大的戰爭場面時,許多軍國主義者在任何時候、任何國家都把它比作一場毀滅性的地震。然而,這一次,那些乘坐直升飛機穿越唐山廢墟,擔任救災一線指揮官的將領們告訴我,這場地震是一場前所未有的慘劇。戰爭,我從來沒有見過這么大的傷亡,這么悲慘的場面……北京軍區第一位殘疾軍人、后勤部副部長楊立福說,唐山的頭幾天,我日夜做噩夢,每次夢見廣島,我都在軍事錄像里看到廣島的災難——原子彈C炸彈摧毀了一座城市,到處都是碎石,人們被嚴重燒毀……但我們的唐山比廣島強大得多。一天早上,數十萬人死亡。
    
     唐山-廣島,這兩個陷入困境的城市,可以對法西斯發動的戰爭和對自己造成人類悲劇的人民感到憤怒;而這一次呢地震學家說,僅唐山7.8級地震釋放的地震波能量就相當于400枚廣島原子彈的總和(地震波的能量只占地震總能量的百分之幾!)7月28日凌晨4點10分左右,震后不到30分鐘,一輛紅色救護車呼嘯著從開灤的唐山礦里駛出,翻過磚瓦,駛入崎嶇的新華路,在大霧中顛簸搖晃,全力向西沖去,這是唐山市自震后第一輛警車。車上有四個人,這四個人都不知道,就在三個多小時后,紅色救護車會出現在北京中南海的前面,其中三個人走進了國務院副總理會議室,歷史上應該記載這四個人的名字:李玉林,貿易聯合國前副主任唐山礦務處副處長曹國成、唐山礦務救援隊司機崔志亮、唐山礦務機電部卷揚機司機袁慶武。
    
     李玉林:……救護車被新華門十米外的一名警察攔住了,小翠一停,衛兵就沖了出來,我光著身子,穿著褲子從車里跳了出來,警察問:你做什么我說:唐山,給國務院報警……警察的態度很好。他說,你去國務院接待站福佑街4號,在6個港口右轉!當我到達國務院接待站門口時,我穿上一件破衣服去修車,想進去。我看到我手上的血。地震時,她從他母親那里接過鄰居的孩子,我蹲在路邊,用雨淋在地上洗血,進去前擦了擦臉,是早上8:06。
    
     在國務院接待站有一個解放軍團長。他一聽到唐山報警,就立刻進去叫了起來,一會兒就出來,讓我們登記一下。就在這時,兩個在唐山機場飛行的空軍干部到了。我們和兩個空軍干部一起,被帶到中南海。當我們進去的時候,一個大紅旗正出來,擦著P。據我們所知,當時政治局大地震應急會議剛剛結束,河北省委第一書記劉子厚和煤炭部部長蕭涵被命令立即飛往唐山,兩名空軍干部李玉林和中南海的其他人是一個飛行團的副政委劉突然和師的參謀長張先仁,他們6點51分起飛,7點40分在蘭州空軍高永發的李-2飛機上降落在北京,這架飛機是唐山大地震廣島集團派往唐山的。同位素圖
    
     曹國成:我們被帶到中南海紫光閣,當時會議室里有幾位副總理:李先年、陳希連、陳永貴、紀登魁、吳貴先,桌上有一張大地圖。他們用紅筆指著那里。氣氛緊張,過了一會兒,吳德來了。幾個人一起問:老吳!北京郊區怎么樣吳德說:數一數!馬上數數!通縣約有400戶居民下崗!李玉林:當他們看到我們進去時,他們站了起來。我說:局長,唐山是平的!李先年、陳永貴和季登奎來擁抱我,我不記得是誰說的:別擔心,別擔心,坐下來,喝水,慢慢說話……大家都問:怎么樣我說了又喊:頭兒!唐山有100萬人,至少80萬人仍處于壓力之下!在場的人都哭了,李先年問我:地下有多少人我說:一萬!他說,數萬人處于危險之中……他還問:唐山樓還是平房

俺去也,淫淫网